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关于寺院 寺院中心 讲经说法 丛林礼仪 诵经念佛 发心出家 三坛大戒
住持介绍 法会公告 佛教基础 佛教人物 弘法佛事 佛事普佛 三皈五戒
教界新闻 禅宗文化 网上浴佛 拜忏灭罪 功德利益 在家菩萨戒 净土文库
在线超度 忏 悔 堂 义工功德 结缘查询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佛法文章 > 佛教人物
佛教人物
大兴和尚
作者:互联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5-21 16:22:01  
图片内容简介:
大兴和尚,字了维,俗名朱毛和,又名朱万全。1894年生于安徽太湖县牛镇乡朱家村。7岁时被人贩子拐卖,流落他乡,9岁被家人找回。父母曾发愿心说:“如果苍天有眼,佛主保佑,犬子能找回,当送入佛门事佛。”

1918年,大兴随祖父朱汉臣到安徽屯溪莲花塘学佛。不久,南北军阀混战,大兴被强行征兵入伍。1925年,他来到九华山百岁宫出家。1931年,他赴南京古林万寿寺受戒于果慧法师,继尔参学名山大刹,1936年返回百岁宫修行。1947年,大兴因百岁宫僧众口粮难以为继,就主动移置青阳火焰山一小庙修行,1958年迁至九华后山双溪寺,为佛教生产队牧牛20余头。为劝人行善,他逢人便说:“好人好自己,坏人坏自己。”这句口头禅,四邻八乡无人不知。大兴满脸笑容,整天乐呵呵,没有丝毫烦恼与忧愁,让人见了便起欢喜心。那些年月,物资极端匮乏,配给僧人的火柴、肥皂、食糖等日用品要比俗人多些,大兴每月领取后,都无偿送给村民。那时医疗条件简陋,经常有村民请他看病,他从不推辞,自配草药,竟能一一治愈,人皆称其“济公活佛”。

从1984年秋开始,大兴整天口念一“空”字,行走坐卧皆不离“空”。1985年4月6日零时5分,半月未进食,只饮少量净水的大兴,大笑着念佛数声,溘然长逝,享年91岁。未进食期间,他见到每位来探望他的人,都念“空空”九声,便不再开口说话。

临终前,大兴口诵《华严经》一段经文:“又放光明名见佛,彼光觉悟命终者。念佛三昧必见佛,命终之后生佛前。见彼命终劝念佛,又示尊像令瞻敬。又复劝令皈依佛,因是得成见佛光。”素来大兴遇众僧毕集举早、晚功课,或法事活动,口中讷讷,天上一句地下一堆,不知其所云,今见其诵经,字字腔圆音正,无一错讹遗漏,众皆惊异,以为其梦中所云也。

及至大兴离世噩耗传开,曾受恩于法师财施、药施、法施、慧施的乡亲们互相恸哭,纷纷赶来守灵祭祀,并阻止寺院将装缸的遗体火化,自愿出资购砖瓦垒护缸体。当缸体周围长出肥美青草时,牛不吃、猪不拱。而法眷僧人则视大兴修成正果,往生西方,满心欢喜,未滴一点泪水。

三年后,1988年12月23日开缸,大兴颜面如生,肤发指甲完好,喉结可辨,胴体干瘪,筋络凸显,遂装金供奉。如今朝拜双溪寺大兴肉身殿,朝拜的信众仍可见大兴犹如生前一样慈祥中透出的微笑。

附:
大兴和尚,少年坎坷,7岁时曾被坏人拐走,两年后方找回。1918年,他随祖父朱汉臣到安徽屯溪莲花塘潜心学佛。后来因南北军伐混战,被迫当了6年兵。当兵期间,他仍然心向佛门,对拼拼杀杀的兵营生活深感厌恶。 于是,1925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逃离部队,结束了心烦意乱的尘世生活,来到九华山百岁宫出家,剃度后在寺内专门从事挑水担粮的苦力活。1931年,他来到南京古林万寿寺,拜果慧大和尚为师。随后,又云游五台山、峨眉山和普陀山三大名山。1936年,他再回到九华山百岁宫,当了5年的“水头”,每天领人挑水供全寺僧人饮用。1958年,他来到九华山后山双溪寺放牛。 大兴和尚在双溪寺,生活上不予选择,饮食上不讲求好坏,自己种点粮食和蔬菜,经常是饱一餐、饿一顿的,甚至烧一次饭要吃好几天。然而,他在念佛禅修上从不随便,注重劳静结合,特别投入。他每天都要练气功,常常不顾山高路陡,上寺后的九子岩顶上,在当年金乔觉(九华山鼻祖)修炼过15年的磐陀石上,合掌打坐,闭目养神,精心修炼,就是刮风下雨也从不间断。练气功使得他步履轻盈,行走如风,超凡脱俗。他那1.85米的颀长身材,尽管瘦骨嶙峋,却精神矍铄。他与其他僧人不同的是行走坐卧不断念着“空空空”,终年如一,关于他练气功练到什么程度,当地人说法不一,接触过他的人说他能飞檐走壁,来无影去无踪。可见他的功夫不同凡响。 大兴和尚在双溪寺静心修行20余年,并不深居简出,而是与当地乡民之间的关系处得相当融洽。十年浩劫期间,九华山这块净土也同样遭受劫难。和尚尼姑被纷纷赶下山,逼迫他们还俗。从那时起,附近乡民就能时常看到一个到处闲游的疯和尚。他脚穿草鞋,身着破衣烂衫,嘴里不住地念着“空空空”,走这跑那疯疯颠颠,活像一个济公在世。他就是大兴。其实,不少乡邻都知道他是装疯卖傻,是为了逃避尘世,依旧过着他清静的佛门生活,心地善良的当地乡民,便任由他做个逍遥自在的疯和尚。他仍然住在双溪寺,放牛,种菜,念经,练功。嘴里还时常念出颠三倒四的妙语,说什么“好人好自己,坏人坏自己”。如果有人与他争辩,多数时候被他驳得理屈词穷。 别看他样子疯颠,却乐于帮助别人。他利用气功为人治病,不少疑难杂症,都被他妙手治愈。日常,他下山闲游时,每到一个村落,都会有人叫住他,让他给家人瞧瞧病,他从不推辞,瞧完病,便发功治疗。九华山后植物资源丰富,也是中草药的宝库。他独自一人攀崖走壁,采挖中草药。回来后,他再精心配制,一一送到病人手中。人家过意不去,总想给钱给物,都被他婉言谢绝。他视这些钱物为身外之物,不为之动心,唯有多做善事好事,才觉得心安自得。

后来,大兴和尚的名气越来越大,所在的青阳县方圆百十里地的一些病人,也都慕名来到双溪寺。疯和尚深得乡邻的爱戴。

1984年秋,大兴和尚一改往日常念的“空空空”转念“阿弥陀佛”,终日念不停。这年12月,他向家师请假,做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云游。

第二年2月,他在寺中不慎摔倒,难以行走站立,于是整日里或卧或坐不停地念着“阿弥陀佛”。这年,他91岁,临终3天前禁食,粒米未进。2月17日,他响亮地念出“阿弥陀佛”数声。寺里的僧人们闻声后,都来到他的禅室,跟着一同念“阿弥陀佛”。他留下遗言“我是百岁圣人,不愿火化”。说完,他就含笑而逝。

按照佛教界的规矩,像他这样的僧人圆寂后是要火化的。由此,寺里将圆寂后的大兴,盘坐装缸,准备第七天头上火化。但是第四天头上,情况有了转变,当地群众念其生前的大恩大德,强烈要求保留遗体,并推举代表,来到双溪寺,表达大家的一致愿望。经过代表们的要求,寺里遂了众愿,满足了大家,于7天后保留遗体,将缸封起来,上面搭上稻草,做成围棚。可奇怪的是,很多牛吃草吃到围棚边,就是不去吃围棚草,也不用身子去蹭痒痒。当地人觉得这是佛祖显灵了。于是,1986年,村民们自愿出土、集资,在这里建成圆形砖塔,并立下碑文以示纪念。

寺里见大兴和尚妙像稀有,随即呈报九华山佛教协会,经佛协同意,将其遗体装金(即遍体涂上金粉)供奉。上海居士李正有、章景贤出资1万余元,在双溪寺旁依照大兴和尚生前的朴素习惯,建成了如同皖南普通民居的肉身殿,供奉着这尊让人敬仰的真身。

大兴和尚的真身供奉到现在已有近10年时间了。每年都要吸引成千上万的游人及善男信女前来观瞻和参拜。人们在惊叹这一奇迹的同时,更加敬仰大兴和尚生前乐善好施,治病救人却不图回报的品行。



  早年求学于苏州东吴大学(现苏州大学)。



  1928年后,任上海江浙佛教联合会秘书,上海佛教协会秘书,“佛教净业社”社长,四明银行行长。



  1938年后,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理事,中国佛教协会秘书、主任秘书,上海慈联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常委兼收容股主任,上海净业流浪儿童教养院副院长,上海少年村村长。



  1945年参与发起组建中国民主促进会。



  1946年后,任上海安通运输公司、上海华通运输公司常务董事、总经理。



  1949年任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总干事,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常委、副主席,亚非团结委员会常委。



  1950年后,任中国人民救济总会上海市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华东民政部、人事部副部长,上海市人民政府政法委员会副主任。



  1953年后,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中国作家协会理事,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、中缅友好协会副会长,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、名誉副会长,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。



  1980年后,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,中国佛学院院长,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顾问,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主席,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常委、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主任、副主席、名誉主席,全国政协副主席。



  1993年任西泠印社第五任社长。



  1996年,他闻讯《西泠艺丛》即将复刊,寄来5000元人民币资助。



  1997年为筹建中国印学博物馆,他上书国家有关部门建议给予扶持,并为中国印学博物馆题写馆名。



  曾任上海市政协委员、常委,上海市人大代表。是第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

  2000年5月2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93岁。
上一篇:梦参长老
下一篇:茗山长老(图文)
法会公告
·【通启】京南永清白  06-11
·【通启】京南永清白  05-05
·【通启】 2019年京南  04-09
·白塔寺千亩放生团第  03-01
·【法讯】京南永清白  01-17
·【通启】京南永清白  12-28
更多>>  
最新排行
[三坛大戒] >>
·【三坛大戒】廊坊永清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[在家菩萨戒] >>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【三坛大戒】永清白塔
·传授在家菩萨戒仪规
·河北唐山兴国禅寺举办
·法鼓山洛杉矶道场启用
·河北赵县柏林禅寺传授
·河北藁城天台寺传授在